当前位置: 首页 >> 大奖888游戏平台 >> 文苑
稍纵,即逝
作者:刘丽娜   发布时间:2018/7/30 17:08:09    阅读次数:
 

  题记:每一个被我“看见”的瞬间刹那,都被我采下,而采下的每一个当时,我都感受到一种“美”的逼迫,因为每一个当时,都稍纵即逝;稍纵,即逝。——龙应台《目送》

  “稍纵,即逝”,这是最近读龙应台的《目送》最有感触的一个词。提及这里,或许会想到孔夫子的:逝者如斯夫,不舍昼夜;又或:时间太瘦,指缝太宽;又或:白驹过隙、时光飞逝等等。纵向维度,时间如念珠一样,一天接着一天滑过,串成周,串成月,串成年。而横向维度,亲人、爱人、友人及其他人充实了每一个时间画面。

  中学时,读莫怀戚先生的《散步》,尤爱这样一段“这样,我们在阳光下,向着那菜花、桑树和鱼塘走去。到了一处,我蹲下来,背起了母亲,妻子也蹲下来,背起了儿子。我的母亲虽然高大,然而很瘦,自然不算重;儿子虽然很胖,毕竟幼小,自然也轻:但我和妻子都是慢慢地,稳稳地,走得很仔细,好像我背上的同她背上的加起来,就是整个世界”。初春、田野、绿芽,慈母、孝子、贤妻和乖巧的小孙孙,这一切使人想起一样东西——生命。如今,已为人妻、为人母,对这篇深深印在脑海中的散文体会更深。看着熟睡的小东西,你还在想产房里第一眼看到她时,那囧囧的皱皱的小样子,而她却退去婴儿肥,已经20月有余;看看婆婆头上冒出的白发,这个年轻时吃尽苦头的瘦瘦小小的女人,自小孙女断奶后,为了让儿媳第二天上班精力充足,用她单薄的肩膀扛起了白天黑夜照顾小孙女的担子。上有老,下有小,一切让人如此满足与感动。

  于爱人,我们期盼“一生一代一双人”“愿得一人心,白首不分离”,但是人终会黄了珠眸、灰了青丝、皱了肌肤,当韶华渐渐流失,一起走下去的除了爱情,还有责任与志同道合。正如舒婷的《致橡树》一样:“我如果爱你——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,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。根,紧握在地下;叶,相触在云里”“我们分担寒潮、风雷、霹雳;我们共享雾霭、流岚、虹霓。仿佛永远分离,却又终身相依”“爱——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,也爱你坚持的位置,足下的土地”。我们是爱人,更是亲人。

  《目送》里深情地陈述过亲情:“关于父母,我慢慢地、慢慢地了解到,所谓父母子女一场,只不过意味着,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。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段,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,而且,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:不必追”。一切终将随着背影渐渐远去,我们能做的就是把握住每一个稍纵即逝,珍惜当下,珍惜眼前人。赡养好老人,抚养好孩子,承前启后,将生活的美好、生命的责任感、使命感传承下去。

  小诗一首,与君共勉:

  炊烟起了,我在门口等你

  夕阳下了,我在山边等你

  叶子黄了,我在树下等你

  月儿弯了,我在十五等你

  细雨来了,我在伞下等你

  流水冻了,我在河畔等你

  生命累了,我在天堂等你

  我们老了,我在来生等你


网站声明关于我们投稿信箱联系我们